世界音乐文化9:印尼甘美朗音乐

2019-12-16 19:02:34 admin 11
印尼甘美朗音乐
 
  前言
 
  印尼是亚洲东南部最大国家,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家。地跨赤道,位于中南半岛与澳大利亚大陆之间。国土分布在亚洲与大洋洲的13667个岛屿上(其中有居民的岛屿6044个),领域范围南北宽约1900公里,东西长5100余公里。国土面积1904569平方公里,人口16163.2万(1984)。首都雅加达。
 
  自然地理全境岛群分为4,大巽他群岛,组群岛,主要包括苏门答腊﹑爪哇﹑马都拉﹑加里曼丹和苏拉威西等岛。努沙登加拉,亦名“小巽他群岛”,包括巴厘﹑龙目﹑松巴哇﹑佛洛勒斯﹑松巴﹑帝汶等岛。马鲁古群岛,包括哈马黑拉﹑特尔纳特﹑索阿休﹑布鲁﹑安汶﹑塞兰﹑班达等岛。伊里安查亚,为伊里安岛(新几内亚岛)西半部。其中面积居世界前13位的大岛有5个,即伊里安岛(东半部属巴布亚新几内亚)﹑加里曼丹岛﹑苏门答腊岛﹑苏拉威西岛和爪哇岛,合占印尼国土面积的92%。爪哇岛及其延伸的马都拉岛,历史上是国家重心所在,称为“内岛”或“内省”,其余各岛通称为“外岛”或“外省”。
 
  居民全国人口占东南亚人口42%,居世界第五位。分布很不均匀,爪哇﹑马都拉占全国人口一半以上,苏门答腊约近1/5,苏拉威西不及1/10,努沙登加拉与加里曼丹各在5%上下,马鲁古与伊里安查亚则均不足1%。人口密度以两个特别区为最高,雅加达平均每平方公里高达11023人,日惹868人;其次为爪哇的3个省:中爪哇742人,东爪哇609人,西爪哇592人;而中加里曼丹﹑东加里曼丹和伊里安查亚3省人口密度均在10人以下。
 
  全国有100多个民族,250~400多种语言和方言。印尼语为官方语言。宗教方面,除了巴厘岛信仰印度教﹑佛教外,居民主要信奉伊斯兰教。但是在印尼我们可看见各种文化融合的现象,音乐文化上,印尼主要受亚洲两大文化:中国,印度所影响。
 
  甘美朗的定义与起源
 
  甘美朗是传统印尼爪哇,巴厘两岛锣鼓合奏乐团的总称,“Gamelan”一词,来自印尼爪哇语,其原意为【敲、打、抓】的意思;而有关Gamelan乐器的组成和演奏的形式,另有“Gambel”一字表示,由于,Gambel音乐演奏的行动是以敲、打、抓为中心,所以很自然以动词的“Gamelan”代替“Gambel”这个名称。类似这样的锣鼓乐再印尼流传至少有千年以上的历史,在印尼的传说中,天神下降爪哇,为了发号师令,就铸了一个锣.不久之后因为单个锣的讯号不易分辨,于是天神就铸了第二个锣.后来又不够用,终于第三个锣诞生...这便是关于印尼甘美朗的起源传说。
 
  甘美朗的功能
 
  印尼甘美朗的演出,不像西洋的音乐会,通常是与重要的宗教仪式、过生日、结婚、割礼特殊日子的伴奏音乐,或是用来伴奏宫廷舞蹈和戏剧,舞蹈中有其具挑逗性的srimpi,或较有活力的bedhaya,戏剧中最受瞩目的是皮影戏(wayangkulit),皮影戏在印尼已有1000以上的历史,全部的皮偶对话动作都由1个人来超作,他并且引导甘美朗乐队在特定的时间演奏,非常类似我们民间的布袋戏的方式,演出可以长达8个小时,从傍晚到的第2天凌晨,没有间断,演出的内容,不外乎是流传于印尼的印度历史故事:Ramayana、Mahabharata,这样的印度历史故事10分流行于东南亚,已经有1,000年以上的历史,当然每一个演出者都不会有所不同,基本上没有两次完全相同的演出
 
  甘美朗的形式
 
  甘美朗依照地区风格,可分为爪哇与巴里岛两类,两者有类似的乐器,音乐理论,但因为政治宗教的差异性,社会的需要,逐渐形成了不同的风格与编制,有依照演奏的形式与编制,可分为大声loudstyle与小声softstyle,前者多半在户外演出,使用最大声的金属乐器与各种的鼓,后者则是在室内演出,使用声音较小的弦乐器与管乐器,并且常有人声的加入,此外,甘美朗音乐大致建构于下列几个特别的型式基础上:
 
  旋律(Pokokgending,巴里岛的称法):Gamelan音乐中的核心旋律,是Gamelan音乐构成的基础,以三个五度音的旋律线为乐曲的动机,然而藉由动机的扩大或缩小、回转或逆行、分割或组合、单纯化或复杂化、提前或延迟等来作变化。旋律又分为两种:核心骨干旋律(kernmelodie)及装饰骨干旋律(paraphrase);前者通常由Saron演出,后者则用Gender演奏。
 
  节奏(Rhythm):是Gamelan音乐中最为复杂的部分,因为除了拥有一般音乐之要素,也包含了音乐之外的要素。印尼人的节奏与宇宙观有着密切的关系,传统的Gamelan深受印度教教义的影响与制约。从一首乐曲中的十六拍乐句作例子,在这乐句里,有Ketuk、Kenong、Kempul、Gong四种乐器,其中出现频率最多的是Ketuk,每拍敲打一次;再来是Kenong,每四拍敲一次;Kempul则分别在第六、十及十四拍中出现;最后Gong指出现一次,即在第十六拍上;此十六拍的乐句会再反覆一次或一次以上,直到Gong敲打一次,代表一个周期,称为Gongan,一个Gongan的结束也代表了一个完整的节奏构造基础完结的意思
 
  分句结构(Colotomy):赋予乐曲在形式上的秩序及演奏分句标点(punctuation),因此,在层层的旋律构造进行时,不会让听者感到混杂。以具体的方式来说,Gamelan音乐合奏的编成,是依照主要旋律的拍节作为基础,即在拍数的二、四、八、十六等单位作区分,而担任拍节区分的个别乐器,是用音来表示个别单位之分割,因此,不论是演奏者、舞蹈者或听者,皆能很容易的从拍节区分之乐器群所奏出来的乐曲中,辨别各韵律的单位、小节、旋律的终止。在这些乐器群中,越小的Gong演奏快速的点状式音型,而真正主导合奏全体,并且给予安定感的节奏者是Kendang(大鼓类),所以Kendang为Gamelan音乐时间之主控者
 
  爪哇甘美朗
 
  乐曲的开始往往先由bonang独奏来引导,在导奏结束后,整个甘美朗乐团才开始加入,乐曲基本上是由固定拍子的旋律gongan不断反覆而成,不同的乐器在乐曲中有他层次不同的功能,有的是负责旋律的层次,有的是负责装饰渲染的层次,有的是负责分段乐曲的层次,不同的层次完全用二分法来划分,事实上有许多和中国的平剧非常类似,举例来说,最大的锣会在每1个gongan旋律的最后1拍敲,gongan可划分为2个、4个较小的单位,每一个单位的最后1拍,有较小的锣来敲,1个乐曲要反覆多少次,完全由鼓手来决定,鼓手在甘美朗乐队中有指挥的地位,他负责控制速度的改变。
 
  Soft-playingStyle
 
  乐曲是由弦乐器rebab(有点类似台湾的椰子胡琴)导奏
 
  皮影戏的甘美朗音乐
 
  依照剧情会有不同的类型的甘美朗音乐演出,最少可分为平静的,激动的,非常激动的类型
 
  巴里岛的甘美朗
 
  15世纪由于伊斯兰教的入侵,在爪哇岛上的印度王国便逃离到巴里岛,奠定了今天巴里岛甘美朗音乐的基础,与爪哇岛甘美朗不同的地方,巴里岛甘美朗比较没有统一的形式,不同的场合会有不同的编制风格,而且大多是纯器乐的形式,大约有将近十四种乐团型态,而这些乐团型态皆有其传统、组织及宗教内容。也有可能因巴里岛地势不均,造成村落与村落间的隔离,以致发展不同型态的乐团形式。(参照表1)此外巴里岛甘美朗音乐主要在寺庙祭典中,和爪哇岛较为不同。大型的巴里岛甘美朗,同样的乐器常成对出现,但彼此之间有1个微小的音程差别,在演出中制造出声音摇曳的感觉。在二十世纪初,荷兰人将原来的王国解体,这些宫廷贵族的后代,财力上比较无法继续维持原来的宫廷的甘美朗规模,遂有逐渐消逝式微的现象,较为流行的genderwayang为小型的合奏,通常由4个gender演奏,负责皮影戏的音乐
 
  巴里岛甘美朗的形式
 
  GamelanSemarPegulingan/GamelanPelegongan
 
  这两个性质相近的乐团形式,让听者唤起愉悦及轻盈的印象,后来由于新式主义(Kebyar乐团)的兴起而被忽视。目前确实只有少数这种高音调(high-pitched)及甜美声响(sweet-sounding)的乐团残存。SemarPegulingan是以七音音阶-Pelog为主的乐团。其中乐器部份Gongageng由小的Kempul代替,Kempli则被一种乐器Kajar(模仿鼓的拍节区分乐器,乐器中间部份凸出)所取代,另外,Kendang皆是小型的。SemarPegulingan的音乐是属于忧郁、悲伤的。而Pelegongan是做为一种古典舞蹈-LengonKeraton-的伴奏乐团,在这种乐团里,Trompong(小型的乳锣组合)不被使用。
 
  GamelanGenderWayang
 
  这是到巴里岛观光的游客最常欣赏到的一种乐团形式,即Gender的演出。乐团由四个十枚Gender,并且以五音音阶Slendro为主,有时会加上Kendang和Gong的演出。四个Gender中,两个的音域为中音域,另外两个则高一个八度。Gender通常配合着皮影戏(WayangKulit)作演出,或者做为锉齿(toothfiling)仪式中的音乐。
 
  GamelanAngklung
 
  通常在神殿的庆典,四音组织的Angklung乐团演奏庄严的庆典曲目。而演奏地点为宫廷或者神殿的广场。Angklung演奏的风格较为感伤、肃穆,且营造整个典礼的庄重气氛。现代的Angklung乐团组合为,八到十二个四音金属Metallophone作为旋律的部分、一组八个小Reyong、一个小Kempul、两个小KendangKentipung。
 
  GamelanGong
 
  为现今Kebyar乐团的前身,而且在从前为巴里岛宫廷必要的乐团组织。GamelanGong所演奏的风格为缓慢的、庄严的速度、单调的旋律形式,从中表现帝王般庄重的气氛,以唤起神的注意力。
 
  Kebyar现行的乐团形式
 
  在20世纪初,受到西方音乐的影响,巴里岛产生了1个新的甘美朗风格-kebyar(令人迷眩的),混合了许多不同甘美朗风格的的乐器,强烈的音量对比,并用高超的技巧,与旧有的风格迥异。
 
  北巴里岛的音乐家们开始转变传统的GamelanGong乐团形式,而发展出一个新的形式,就是KebyarGamelan。根据Mcphee的MusicinBali(1966)中提到,Kebyar乐团的第一次演出是于1915年12月,一个Gamelan的比赛活动中。就今天Kebyar的形式通常指的是为舞蹈伴奏的乐团,但Kebyar最初是指纯粹的器乐曲,而且是一种为炫耀gamelan技巧的乐曲。“Kebyar”一字很难去形容它,有一种说法是【突然的绽放】,由于Kebyar在形式上必以往自由、丰富及变化多端的乐团效果、显著的切分节奏及复杂如万花筒式的乐句,使Kebyar的确就像是绽放的花朵,戏剧性地摆脱了旧有的形式。


首页
课程
新闻
联系